第67章 太史公自序(1 / 11)

话说在遥远的颛顼时代,天帝可是忙得不可开交啊!他老人家特地指派了南正重负责管天,北正黎负责管理地,这可真是分工明确,让人佩服!到了唐虞时期,这两位大神的后代重黎继续继承了这份光荣的使命,一直传承到夏商时期,重黎家族可是世世代代都掌管着天地大事哦!

转眼间来到了周朝,重黎家族的后代程伯休甫闪亮登场!可惜啊,到了周宣王时期,他们家族失去了守护天地的职责,变成了司马氏,开始掌管周朝的历史记录。可是啊,这司马氏也是命运多舛,惠襄年间就离开了周朝,跑到了晋国。后来啊,晋国的中军随会投奔了秦国,司马氏则去了少梁这个地方。

自从司马氏离开周朝去了晋国之后,家族就开始分散了,有的去了卫国,有的去了赵国,还有的去了秦国。在卫国的那些人啊,后来还当了中山国的宰相呢!在赵国的那些,则以传授剑法论道而闻名,蒯聩就是他们的后代。在秦国的那位叫司马错,跟张仪可是有一场激烈的辩论呢!最后啊,惠王让司马错带兵去攻打蜀国,结果成功占领了蜀地,并且留下来守卫。

司马错的孙子司马靳呢,曾经跟随武安君白起一起作战。后来啊,少梁这个地方还改名叫做夏阳了。司马靳和武安君白起一起坑杀了赵国的长平军,结果两人都被赐死在杜邮,葬在了华池。司马靳的孙子司马昌呢,是秦国的铁官,在秦始皇时期可是个重要人物哦!

蒯聩的玄孙司马卬呢,是武安君的将领,曾经攻占了朝歌。诸侯之间相互称王的时候,司马卬被封为殷王。后来啊,汉朝攻打楚国的时候,司马卬归降了汉朝,他的领地就变成了河内郡。司马昌有个儿子叫司马无泽,无泽在汉朝担任市长。无泽的儿子司马喜呢,是五大夫之一,死后都葬在了高门。司马喜的儿子就是我们的太史公司马谈啦!

太史公啊,他可是个学霸!他向唐都学习天官之术,向杨何学习易经,还向黄子学习道家理论。在建元元封年间啊,太史公在朝中任职,他深感学者们对经典的理解不够透彻,而且很多老师教授的内容也有偏差。于是啊,他就写了一篇《论六家之要指》的文章,来阐述自己对各家学说的看法。

哎呀,说到这治理天下嘛,那可真是“天下一致而百虑,同归而殊涂”啊!就像咱们做菜,都是想做出好吃的,但有的人用红烧,有的人用清蒸,各有各的招儿。这阴阳、儒、墨、名、法、道德这些学派,都是想为天下找个好出路,只不过方法不同罢了。

咱们先来说说这阴阳家吧,他们的学问啊,就像个百科全书,忌讳特别多,让人读起来觉得束手束脚的,不过呢,他们关于四季变化的规律,那可是说得头头是道,不能不听啊!

再来说说儒家,他们学问渊博,啥都想管,但有时候就是抓不住重点,费了半天劲,效果却不大。不过呢,他们讲究的那个君臣父子、夫妇长幼的礼法,那可真是百家争鸣也改不了的。

墨家的人呢,他们提倡节俭,这个没错,但有时候节俭得过头了,让人觉得难以遵从。不过呢,他们那种节约资源、注重实用的精神,还是值得咱们学习的。

法家的人啊,严厉得很,缺少点人情味,但他们在明确君臣上下关系这方面,倒是挺有一套的。

名家的人呢,他们喜欢抠字眼,有时候让人觉得过于吹毛求疵,不过呢,他们那种追求名实相符的精神,也是值得咱们学习的。

最后说说道家吧,他们的学问就像个万能钥匙,啥都能开。他们讲究的是顺应自然,无为而治,这可是个高招啊!他们既吸收了阴阳家的顺应四时、儒家的礼仪、墨家的节俭、法家的严谨、名家的名实相符,又能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简直是随心所欲啊!

至于儒家嘛,他们可是把六艺当作宝贝,整天抱着不放。可是呢,这六艺的学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