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莫一兮问心(1 / 4)

“呵呵!醒悟?我为什么要醒悟,我为什么需要醒悟!需要醒悟的是你!我爱你青儿,可是青儿爱的是你!可是你这个家伙却辜负了青儿!要不然她也不会回南诏国!嫁给那个狗屁巫王”

“更不会被拜月那个家伙陷害污蔑!最后害的她为了镇压魔兽牺牲了自己!”

“这一切的一切!你都有责任!你凭什么还有脸反过来问我有没有醒悟!你到时醒悟了!可是你这种醒悟我不需要!如果醒悟就代表了要断情绝爱,像你一样冷漠无情!那么我宁愿一辈子都不醒悟,一辈子当我的酒鬼,做那个逍遥的酒剑仙!”

听的酒剑仙的一番话,李莫邪也是有些感慨,他真的是一个痴情种,可惜的是他把这份情用错了地方。

一个真心喜欢他的人,他却一直不在意,反而把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当成了一辈子的执念。

而且他对于林青儿应该有的不是感情,而是一种执念,当初送他阴阳吊坠的老人说过,这一个吊坠代表了一份天定缘分。

当时的莫一兮因为年少轻狂,狂妄自大,自然不会相信什么天道姻缘的说法,于是就把吊坠给了想要下山历练殷若拙,让他试试是不是真的有所谓的天定姻缘。

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殷若拙确实遇到了同样拿着吊坠的林青儿,两人也发生了一些爱恨纠葛。

回上山后,殷若拙把吊坠还给了莫一兮,同时告诉了他下山历练发生的事情。

这让莫一兮原本不相信天定姻缘的心起了波澜,更是把殷若拙对他说的故事代入到了自己身上,从而莫名的对林青儿有了好感。

后来林青儿来蜀山寻找殷若拙的时候,他又听到林青儿对他讲述了她和殷若拙的故事,这样让他完全入戏太深,他觉得这份姻缘应该原本就是他的,而殷若拙替代了他的姻缘。

这让莫一兮有了执念,觉得林青儿应该是他的,所以慢慢的对林青儿越发“情根深重”。

逃不出自己编织的美梦,这也让莫一兮只能通过酒精来麻痹自己,且看到林青儿不幸福后,又把一切的过错怪罪给了殷若拙。

在李莫邪看来,就莫一兮也就是酒剑仙就是得了妄想症,硬是把殷若拙和林青儿之前的爱恨情仇代入到了自己身上,好似和林青儿相爱的是他而不是殷若拙,而殷若拙变成了插足他感情的混蛋了。

所以说他痴情吧,他能为了林青儿保驾护航,为他伤心流泪,说他人好吧,他醉酒中把圣姑给霍霍了,然后他醒来后明明知道却不愿意面对,还是一心放在了林青儿身上。

该他负责的人他丝毫不负责,不该他负责的人,他舔着脸上前凑热闹。

可是他这样的人偏偏又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就连李莫邪,前世最喜欢的角色也是酒剑仙,所以他也不会让他带着遗憾死在自己女儿手上。

“师弟!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!”

殷若拙语气中也到了些恼怒,自己老婆被惦记,还是以前和自己关系最要好的师弟,他还是有些不爽的,而且师弟这么说,把自己说成了一个人渣,让他更加不爽了,虽然以前他是渣了点,不过自己不是已经及时醒悟了吗!

这些年他也在为自己当年的懦弱做补充了,而且他如何行事,何须向这个惦记的老婆的人解释。

“呵!你这是在为你当年的懦弱找借口吗?还是说你又要说那什么的上善若水,顺应天命!”

殷若拙有点想要弄死眼前这个师弟了,顺应个屁的天命,老子现在就是在为自己逆天改命,要不是李莫邪想要让这个家伙去找她老情人和好,然后从他老情人那里要来那可以跳跃时间的法术,他都懒得和他见面。

越想他越气,说起来,自己跟这个师弟两人半斤八两,这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就一直在这里嘲讽自己,要不是这几年修身养性,自